• 数据驱动的智能工厂和产业链协同
    以数据为生产驱动,网络设计、下单,定制数据传输全部数字化。消费者定制需求通过C2M平台提交,系统自动生成订单信息,订单数据进入酷特自主研发的版型数据库、工艺数据库、款式数据库、原料数据库进行数据建模,突破了人工制作版型的瓶颈。C2M平台在生产节点进行任务分解,以指令推送的方式将订单信息转换成生产任务并分解推送给各工位。生产过程中,每一件定制产品都有其专属的电子芯片,并伴随生产的全流程。每一个工位都有专用终端设备,从互联网云端下载和读取电子芯片上的订单信息。通过智能物流系统等,解决整个制造流程的物料流转;通过智能取料系统、智能裁剪系统等,实现个性化产品的大流水线生产。基于物联网技术,多个信息系统的数据得到共享和传输,打通了信息孤岛,打破了企业边界,多个生产单元和上下游企业通过信息系统传递和共享数据,实现整个产业链的协同生产。
  • 用工业化的效率和成本进行个性化产品的大规模定制
    酷特自主研发产品实现全流程的信息化、智能化,把互联网、物联网等信息技术融入到大批量生产中,在一条流水线上制造出灵活多变的个性化产品。形成了需求数据采集、将需求转变成生产数据、智能研发和设计、智能化计划排产、智能化自动排版、数据驱动的价值链协同、数据驱动的生产执行、数据驱动的质保体系、数据驱动的物流配送、数据驱动的客服体系及完全数字化客服运营体系。酷特目前形成具有千万级服装版型数据,数万种设计元素点,能满足超过百万万亿种设计组合。自主研发专利量体工具和量体方法,采集人体19个部位的22个尺寸,并采用3D激光量体仪,实现人体数据在7秒内自动采集内完成,解决与生产系统自动智能化对接、转化的难题。用户体型数据的输入,驱动系统内近10000个数据的同步变化,能够满足驼背、凸肚、坠臀等113种特殊体型特征的定制,覆盖用户个性化设计需求。 传统模式下,定制成本居高不下,质量无法保证,交期在1个月以上,实现不了量产,价格昂贵。酷特通过互联网将消费者和生产者、设计者等直接连通,个性化定制的服装1件起定制,传统服装定制生产周期为20-50个工作日,酷特已缩短至7个工作日内。实现了量产:目前酷特单个生产单元年生产150万套件定制服装;性价比最优:过去只有少数人穿得起的“高大上”的贵族定制,通过酷特模式变成了老百姓也买得起的大众定制。
  • “消费者需求”直接驱动制造企业有效供给的电商平台新业态
    现在零售的产品越来越贵,是因为厂家将库存、渠道和商场等中间商加价、营销费用分摊给消费者,推动了价格不断上涨。酷特自主研发了在线定制直销平台—C2M平台(Customer to Manufactory消费者需求驱动工厂有效供给)。 C2M平台是用户的线上入口,也是大数据平台,支持多品类多品种的产品在线定制。消费者通过电脑、手机等信息终端登录,在线自主选择产品的款式、工艺、原材料,在线支付后生成订单,实现从产品定制、交易、支付、设计、制作工艺、生产流程、后处理到物流配送、售后服务全过程的数据化驱动和网络化运作。顾客下单后,工厂才进行生产,没有资金和货品积压,运营简单,实现了“按需生产、零库存”,可以最大限度的让利给消费者,而消费者也无需再分摊企业成本。定制生产在成本上只比批量制造高10%,但收益却能达到两倍以上。 目前通过C2M平台可定制产品的品类覆盖3岁以上男士、女士正装全系列产品,包括西服、西裤、马甲、大衣、风衣、礼服、衬衣等,款式消费者可以自主设计,3万多种面料和辅料可以选择。C2M同时具有很大的拓展性,酷特计划将其打造成“跨界别、多品类、多品种、企业级”的跨境电商定制直销平台,即除服装外,其他类别的产品也可以实现在线定制。全球客户在C2M平台上提出定制产品需求,平台将零散的需求进行分类整合,分别链接平台上运作的N个工厂,完成定制产品的大规模生产和配送,凝聚出制造和服务一体化,跨行业、跨界别的庞大产业体系,产生非常价值。
  • 以满足消费者需求为中心的“源点论管理思想”和组织形态
    酷特的互联网转型中,形成了支撑新业态和新模式的“源点论管理思想”。“源点”从战略上指的是“愿景”,从战术上指的是“需求”。源点论就是指所有的行为以需求为源点,靠源点需求来驱动,整合和协同价值链资源,最终满足源点需求。 “源点论管理思想”的重要体现是全员面向“源点需求”。将原来的官僚制部门转变成为资源提供的平台,将组织进行细胞化重塑,打破原来的部门、科层,去领导化、强组织、自组织。平台上的每一个岗位就像是一个细胞,以提高客户最佳体验和满足客户需求为源点,并以利润最大化作为其绩效主要指标。细胞按需求聚合,随时可以按照消费者需求组成自己的聚合圈,聚合后的细胞同样也无需传统的科层或部门来管理,他们只需要对着源点做事,他们的绩效便是源点需求的满足情况。一个个的细胞依附于商业生态中,商业生态为每个细胞提供源源不断的养分,细胞来保证生态的活力与演化,这也是区别于传统组织管理模式的本质,对政府职能转变也具有启发意义。
酷特模式受到了哪些关注?